手机版 | 娱乐之声

娱乐之声

CMA2019获奖名单揭晓推新恪初再塑音乐奖格

2019-8-15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昨日,“CMA2019音乐盛典”于北京举行,36个大奖奖项逐一揭晓。唱工委主任委员宋柯、评委会主席徐毅、“101”评审团、174家会员单位代表及各大媒体、专业乐评人等业...

  昨日,“CMA2019音乐盛典”于北京举行,36个大奖奖项逐一揭晓。唱工委主任委员宋柯、评委会主席徐毅、“101”评审团、174家会员单位代表及各大媒体、专业乐评人等业内人士悉数到场。作为一个新生奖项,CMA一直不忘初心努力树立奖格,以专业性和坚持度致力于行业标准的建立。本届奖项的入围和颁发则更展现着蓬勃与朝气,正如主席徐毅所说:“三岁的CMA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典礼当晚,除了备受瞩目的36项大奖颁发外,还有张蔷、太一、刺猬乐队、九连真人、查可欣、Lu1、马赛克乐队、Click#15、刘柏辛、OPEN乐队多组表演嘉宾联袂献唱。乐坛前辈大咖蔡琴、丁薇、陈建骐等人则以颁奖嘉宾身份到场,重磅助阵CMA2019。

  CMA三年“新生” 坚持“奖格”与公信力

AD_SURVEY_Add_AdPos("9263");

  经历了两届的打磨与成长,今年CMA报送作品总数已达1535部之多,参评的35个奖项,合计高达6097部。除了这些“硬性指标”的显著增长外,报送系统也全面升级,会员单位从第一届的33家增至如今的174家,其中既有全球三大国际唱片公司,也有各地区华语音乐市场上的主流、独立厂牌以及个人会员。而在奖项的分类上,第三届较以往划分得更为细致,例如电子类奖项分成电子专辑及电子表演两大类,鼓励不同风格和类型的音乐人在各自的轨道上深耕。尤其在组委会的大力推动下,古典音乐、电子游戏配乐、影视配乐等“冷门奖项”作品的报送数量小幅跃进。

  虽是“新生”奖项,但「专业」才是CMA的追求,早在创立之初,“乐坛没必要再多一个分猪肉的奖项。”这句话,就在行业内外受到了极大的关注。如今走到第三年,CMA依旧秉持着最初的方向,树奖格对这个奖项来说,似乎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。正如宋柯在采访中说,“前期,对于CMA最重要的还是脚踏实地,把奖格立稳,CMA不会为了流量这些去改变自己的初衷,比如设立一个最受欢迎奖或是媒体流量奖这些。”

  作为三年历程中一以贯之的核心精神,CMA在“奖格”与奖项公信力上从不懈怠。自2017年至今,始终坚持给音乐行业台前幕后的专业人士,提供广大且专业的曝光平台。徐毅对此表示“奖格是这其中最珍贵的东西,我到目前非常骄傲的一件事,就是把奖格立住了。”

  三岁CMA“新赏”乐坛 36项大奖凸显新标准

  今年CMA的舞台表演依旧是一大亮点,不论是开场就点燃气氛的九连真人,还是压轴再献经典演绎的张蔷与马赛克乐队,都让每一位观众为之呐喊。刚从节目走出的人气王:刺猬乐队的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,Click#15的《W.N.L.H》&《How Come U Leave Me Like This》更是引发全场尖叫。纵观表演阵容的最大特色即是“新声”,契合本届“新赏“主题,成当晚最佳看点。新声代电音制作人太一、未成年就斩获各大奖项的OPEN乐队,代表着华语音乐崛起的新兴力量,自然是当晚全场瞩目的焦点。

  在此次CMA颁奖典礼中,乐队新声的势力不仅体现在舞台表演上,在主流奖项上最初的入围便有新人强势“突围”,与蔡依林、林忆莲、李宗盛等乐坛常青树共逐奖项。新人黑马的涌现,也面向全行业表达了CMA“推新”的决心与行动力。在最受瞩目的几个大奖上——年度男歌手花落薛之谦,年度女歌手则由林忆莲获得,同时她也凭借《0》摘得年度专辑、最佳专辑制作(非古典)、最佳混音工程共4项大奖,而年度歌曲则由李宗盛《新写的旧歌》摘得。《Ugly Beauty》这张制作精良的专辑更是让蔡依林包揽最佳流行专辑、最佳流行表演、最佳编曲、最佳单曲制作(非古典)、最佳音乐录影带共5项大奖。其他获奖名单中,既有超高人气团体火箭少女101夺得年度团体/组合奖、也有“新生人气王”刺猬获得年度乐队,这无不体现着CMA对音乐的品质坚持与细致探索。

  CMA推动与建立行业标准 推动国际接轨

  CMA独有的“工会奖+学院奖”评奖模式,对音乐来说是一次创新,更是一次变革。会员单位每家一票投票所产生的入围名单,代表着行业的风向标。最终评奖环节,继续由徐毅担任评委会主席,邀请九位业内的资深及新锐人士分别担任评审召集人,由他们九人各自再邀请十位不同领域的乐界同行,最终组成包括主席在内的100位业内评审团。而今年在的评奖流程在以往的基础上又有革新。本届CMA的101位业界人士在评奖之外,还要完成由评委会首席顾问李宗盛持续推动的行业标准论述的工作。这也是CMA首次尝试从艺术与技术的角度出发,为全行业探索共建更为清晰而准确的行业标准。徐毅表示:“从这三届的经验观察,未来,CMA在提名名单的质量上,要再做提升。也就是会员单位在投票的专业度和严谨度两方面的进步,将直接影响到CMA的结果。这个工作将由一个常设机构来推动。CMA将对于每一个奖项公示合规标准及评奖标准。也就是,给出行业标准的论和述。由此,让每一家报各参评的会员,真正了解这些奖项的评审要点,从而在精准投票的基础上,为CMA的最终评审提供更具行业自身导向的提名名单”。评审团代表金培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需要一个奖来赋予行业的意义,面对越来越多样性的产业,还是需要打稳根基,坚持建立标准,音乐人在一起互相切磋、互相提升,才能做的更好”,贾敏恕也发声称“音乐人总是埋头苦干,也需要偶尔从别人那里找到灵感,如同CMA,就像每年一次的行业内探讨。”.

  对内建立行业标准,对外拓展全球视野。今年在著名指挥家余隆大师的大力推动下,CMA和格莱美奖的主要负责人有了很好的交流,更是格莱美奖主席尼尔的高度认可。余隆在当晚的采访中也提及:“CMA在为中国音乐走向世界铺路,格莱美其实本质一样也是个奖项,但二者以后能够有互动,也是我希望看到的”。对此,徐毅对CMA未来则有着理性的期盼:“希望这个奖未来能够跟中国的发展,以及中国在全球音乐市场上巨大的延伸潜力合拍。”另一方面,由于参与CMA评审的专家团队均为音乐行业从业人士,CMA特邀为奥斯卡担任第三方的全球著名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PwC( PricewaterhouseCoopers ),为CMA量身打造回避机制。不仅如此,当晚更有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等行业机构亲临现场,以专业的角度交流音乐行业标准,探索音乐奖项的发展未来。

  当晚还有一大看点则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(简称TME)获得了本届主席特别奖, 作为中国在线音乐娱乐服务领航者,TME一直致力构建多元且创新的产品生态体系,搭建正规且全面的内容曲库,提供丰富的音乐选择,服务不同的受众喜好。而在数字音乐及付费模式日渐成熟的当下,华语音乐与国际接轨的进程不断加快,TME平台的数字专辑发行模式愈发受到市场的关注与认可。在过去一年中,TME不断拓展技术能量,调动更多科技元素,让“数字专辑”拥有更多可能——从鹿晗、张艺兴的动态专辑封面,到被视作“国礼”的中国首张民族音乐数字专辑黑胶版《寻韵·山水涧》,都代表着全新的探索与开拓。去年年底TME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敲钟上市,成为“中国音乐第一股”,也是属于中国音乐产业的一个高光时刻。对此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,也在领奖时表示:“如果没有中国音乐行业的每一位同仁、朋友们的努力,没有政府政策给与的大力支持,积极推动正版化和健康的行业环境,我们也没有办法走到今天。所以我觉得拿到这个奖,不仅仅是腾讯音乐自己一点点的成就,更多是属于大家的。说到“中国音乐第一股”这个称号,我觉得责任重大,因为这不仅代表了对我们过去努力的认可,也同时给我们的未来定了一个非常高的标杆,我们希望继续以用户为依归,创造更大的价值,以音乐流媒体和社交娱乐服务为核心,创造最好的音乐体验,同时,也希望可以跟在座的各位,一同提高中国音乐在全球的影响力。相信我们可以一起创造音乐的无限可能,也相信我们可以赢得中国音乐行业应该赢得的荣誉和尊严。”。据悉,今年TME与CMA也达成合作“强强联手”,专业的音乐平台与专业的评审平台将实现全行业、全领域、全渠道的双向共赢,也必将为行业来带来更多可能。

  三载成长历程,CMA始终不改初心,有坚持、有态度、有使命,在华语乐坛持续低迷的当下,以新标准、新审美、新形态筛选并支持着音乐人士,为华语乐坛发掘更多可能。

   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